达摩哒

我是Sudial,
隔壁家的Lest是我的人了!
一个只想和纸片人谈恋爱,
活在北极圈的孤寡老人。
以原创男主X剧情人物为主。
———————————
不开车,没有车谢谢。
———————————
fgo:
恩奇都和梅林是吾爱,
关于他们的什么都写得出来。
咕哒君,妙啊!
———————————
凹凸:
不吃雷狮任何cp(大概?),
(但偶尔脑抽,会把flag拔出来)
主吃金嘉!金嘉!
当然,大部分时候还是杂食的。
(粮太少会偷偷叛变跑到对家那吃粮)
但拒吃格瑞cp,
格瑞的男闺蜜属性在我心中是去不掉了。

凹凸世界|再见(1)

如果漫画不更新,

随时可能断更的耽美文,

以原创男主X凹凸人物为主,

双主角,

cp未定。

注意避雷。

—————————

“拜托你了。”

“还人情而已。”

“如果可以,我也想以朋友的身份拜托你……”

“恕命难从。”

“那你知道丹尼尔……”

Lest这才抬头仰视着巨大的黑影,却又自顾自地朝左上方看去。

“你不会不记得他了吧?”

“……我可以走了吗?”

黑影沉默了几秒,这才缓缓道:“是的,去照顾你的朋友吧。半小时后我让丹尼尔带你们去大赛现场,不要太引人注目。药材找丹尼尔要,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

“明白了。那么请容我先行一步。”

黑影看着门被阖上摇了摇头,身体也化作星星点点消失了。

丹尼尔……星星……队友……白色……

Lest一边想着,一边按住门把,敲了三下门才进去。

不知是房间主人的喜好还是懒得打理的缘故,入目皆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桌椅,连地板也是白得容不下一丝尘埃。

唯一能缓解他视觉疲劳的则是趴在桌上的友人。

“感觉好些了吗?”

Lest把掉到地上的外套抖了抖搭在Sundial的身上,拉开椅子坐在他身边问道。

“头疼……啧,”Sundial抬头眯着眼看了看身旁的人又把头砸进圈起的胳膊上,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走路应该不成问题……这次是不是……又到了……什么……异世界啊?”

“……嗯。现在你能思考我说的话吗?”

“嗒。”

Lest和Sundial同时停住了动作,Lest盯着门上的把手,Sundial则是抬起头绷紧了身体。

“咚咚咚。”

门被敲了三声。

“我是这次比赛的裁判长丹尼尔,我可以进来了吗?”

Lest朝Sundial点了点头,又把Sundial的头发顺到耳边,确认没人能看到他的耳朵后才说了句“请进”。

朝他们走来的人似乎和记忆中的人渐渐吻合起来,Lest站起身朝丹尼尔伸出手,道:“初次见面,丹尼尔先生。”

丹尼尔站定身子后露出一个微笑,手依旧自然地摆在身体的两侧:“不必那么客气。你朋友的身体还能参加比赛吗,没有健康的体魄可是很难坚持到最后哦?”

Lest则是若无其事收了手,撇了眼Sundial苍白的脸色,笑道:“如果丹尼尔先生没有忘记的话,我记得有人应该已经嘱托过您关于草药的事。有了这些,他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那么等到去登记好大赛信息后我就把药物发给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接下来的事路上说吧。这里的监视系统已经被我关闭了,没有人会听到我们的对话了。”

“还可以坚持吗,Sundial。”

“小打小闹还是能应付得来的。”

Sundial看着依旧背对着他的Lest,心中隐约有些困惑,声音却听不出有任何的波动。

丹尼尔拉开门率先走了出去,Lest撇了眼他的鞋子后也跟了过去,问道:“你听得懂的吧。”

“你是说什么呢?”

“我和Sundial的对话。”

“……有什么意义吗?”

“……能否告诉我参赛者的平均年龄。”

“17岁。”

“目前为止年龄最大的参赛者的能力信息。”

“19岁,安迷修,性别男,元力技能为冷热流,需要具体资料吗?”

“不必了,多谢告知。”

参赛者年龄已经那么低了……这就是她选择反抗的原因吗?

Lest问完了问题便不再说话。

“要不要尝试当当副裁判长?”

丹尼尔的眼中微光流动,心中仿佛被蜜蜂的口器咬出一点一点的细缝,有什么像蜂浆一样缓慢地渗了出来。

Lest沉默了几秒,这才接了话。

“……你就那么期待我的死亡吗?”

丹尼尔侧过身依旧是那一成不变的微笑,作出请的姿势。

“前面的路是直达登记大厅的,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脚尖离地,再眨眼他已经浮在空中了。丹尼尔对两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Lest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说了句“走了”便大步跨了出去。

Sundial一脸惊悚地跟上Lest,忙问道:“你刚刚问了他些什么吗?”

“参赛者的最大年龄……目前为止是19岁……平均年龄是17岁。”

Lest说着说着便露出一个微笑,而Sundial在听到数字后义正严辞地说:“这是诱骗青少年参加比赛,为什么不取缔?”

“但这些也无法掩盖你即将成为老龄参赛者的事实——而且这不是最惨的。”

Sundial注意到Lest指了指耳朵,便朝四周看去。

他们现在已经走到大厅,这里集聚着不少人,尤为显眼的则是几乎将大厅裁成一半的长队。

Sundial先是扫视了下周围的人,再依次地看着长队每个人的耳朵,声音有些颤:“都是妖精吗他们?”

“凹凸星球的人都是尖耳朵,所以不要暴露出来你的与众不同,少惹些麻烦为好。你想戴假耳朵?没有,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有的——”

“不要说了,完全——不想听。”

“所以,要学吗?”

“我老了我学不进去了所以行行好放过我吧。”

“这里的语法语用和我们现在交流用的语言里的差不多,就是很多话要卷舌,方言有没有我是不知道的……先记着,有时间再写下来,Sundial?”

Lest见身后空空如也先是一愣,接着就看到Sundial蹲在不远处摸了摸裁判球的头,又捏了捏它的耳朵。

“请,请不要骚扰裁判球!会,会扣分的!啊——唔,请,请不要摸——”

裁判球仿佛喝醉了般,一只小爪子搭在Sundial的膝盖上,另一只则上下缓慢挥舞着,想按住Sundial的手。

不消几秒,裁判球就拜倒在Sundial的按摩之下,屏幕上也罕见地出现了潮红。

Sundial把裁判球抱了起来回头就看到在一旁看戏的Lest,Lest注意到Sundial亮晶晶的眼神立刻答道:“你知道这里的机油费和电费多贵吗?”

“我身上应该带了金子……”

“这里靠积分过活,没有典当铺的。而且我们的行李大部分都留在冥界了吧。”

Sundial把脸埋进裁判球两只耳朵里,嘀咕了一声“怎么这样……”

“别惹麻烦,不要引人注目。去排队,我先看看情况,等我消息。”

Lest说完便走到队伍的末端,等Sundial和裁判球依依不舍地告别后Lest刚好走进了参赛者终端机,蓝色的薄膜在Lest进入固定区域后自动封锁了入口,让人弄不清内部的动静。

Sundial朝入口看了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致,虽然周围的人们兴致颇高地谈论着什么,但他是一个字也听不懂的。就在他摸着身侧剑上的纹路时,耳边却传来巨物撞击地面的声音。

顺着声音望去,原本密集的人群突然散出一道宽路,一直延伸到他的面前。

嗯,根据声音和距离来计算,这个怪物的重量至少有60吨以上……

“这,这是什么啊!”

“不要挤我啊!”

“给我让开!没听懂人话吗!!!”

“cnm的创世神!”

“啊……呜!不要过来!”

“怎,怎么办?我们没有元力技能怎么可能打败这种怪物啊!!!”

身边传来慌乱的推挤声,有人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抖动的地面,脑内一片空白。

400米……躲不开了。其实,它长得还挺可爱?

Sundial反手按住刀柄,双腿稍微拉开些距离,眼睛注视着前方,只等着怪物冲到他的面前。

“请,请小心!咳……可恶!”

一阵突兀的声音突然撞进了Sundial的耳膜,他略有些差异地扫了眼开始扭摆身子的怪物,眼尖地看到那深蓝色的怪物的后背上有一撮棕色的毛发,声音就是从那里飘过来的。

Sundial的手自然滑落到腿侧,换成右脚在前,左手搭在腰侧的姿势。

100米,80米,60米……

“给我——!”

Sundial把身子略微压低。

40米,30米,20米……

“停下啊啊!!!”

Sundial的视线里看到了怪物身体投下来的阴影。

10米,9米……4米,3米——

Sundial伸出了左手。

1米——0米!

“轰!!!”

巨物振起的气波把地上的电子板硬生生地撕下抛在空中,带起的碎屑和灰尘轰得四散开来,遮住了空中的阳光,人们眯着眼睛顾不得飞起的头发,或趴或半蹲着稳住身形。

袭向二楼的风则把立于一角的人的发带吹得如旌旗扬起,而站在他身侧的人则是按紧了自己的帽子,和紫色眸子如出一辙的蓝色眼睛似在灰尘中搜寻着什么,最后在大厅中心烟尘中渐渐显露的阴影下定住。

系着头巾的青年眯起了眼睛,深沉而透彻的紫水晶上倒映着细小的身形,如果非要一看究竟,你可以看到一只手按住了一个弧面。

“哼,有趣。”

如果再发不出来我就不发了……

敏感词汇到底是哪个啊啊啊!!!

开船剧情脑补

如果Sundial的cp是雷狮——
卡米尔:大哥,那里有Sundial和Lest队伍的船……
雷狮:射下去——

如果cp不是雷狮——
卡米尔:大哥,那里是Sundial和Lest队伍的船。
雷狮:正好,武器发射!

Lest和Sundial看了剧本后,

Lest:要男友何用,
这谈和不谈恋爱有什么区别?

Sundial:可能是性格使然?
因为认可我们的实力,
即使是恋……感兴趣的人也要全力以赴吧。
所谓海盗的礼仪……?


Lest:等我开篇就去把雷狮干掉,
对了,还有那个叫安迷修的……(转身)

Sundial:第一章他就在!?

Lest:没关系,很快他就不在了。(微笑)

脑洞·安迷修

“安 迷 修 ”是
“I miss you ”的谐音,
不记得是谁说的了。


而l miss you 有两种意思,
一是我与你擦肩而过,
二是我想你了。

紫堂幻会变成天使吗?
像Z那样。

好想发第一章啊啊啊啊!!!!
(然而还没把bug改完

以及,终于找到雷狮和Sundial的接触口了!

……Sundial的cp到底是谁依旧很动摇啊……

大家好,
这是我男朋友的家乡,
现在已经被我占领了。

三三三三

雷狮是雷王星的三皇子,

练红霸是煌帝国的三皇子。
……
才反应过来那个熟悉感是什么!!!


雷狮和卡米尔关系

才意识到雷狮是一个18岁的高富帅,
不过皇子和太子不一样,
太子才是皇位继承人。

————————————

个人觉得雷狮并不宠溺卡米尔,

他看重的是卡米尔的能力,

血缘只是加强他们关系的纽带。

————————————

同人中拟写童年,

如果卡米尔没有能力,

雷狮还对他感兴趣,

那只能说是ooc了。

————————————

雷狮要逃,要借助周围一切可利用资源。

卡米尔只是棋子之一。

在挖掘卡米尔能力时,

产生欣赏和培养成功的自豪感可能居多。

说是亲情而产生的亲密关系,

对兄弟而言,是一种侮辱吧。

————————————

之所以有时对雷狮喜欢不起来,

是因为雷狮可以没有卡米尔,

但是卡米尔不能没有雷狮啊。

雷狮可能会因为卡米尔的死亡而痛苦,

但绝对不会萎靡不振。

噗,苏格拉底多好啊。